“外来媳妇”演绎好家风
—— “最美巴渝·感动重庆”月度人物丁友芬的孝老爱亲故事

丁友芬帮公公整理衣服

    2019年9月,由市委宣传部、市网信办、市文明办等单位主办的“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活动”揭晓,马武镇香溪村村民丁友芬荣登第87期重庆好人榜,获评“孝老爱亲”重庆好人。11月1日捷报再传,今年第八期 “最美巴渝·感动重庆月度人物”在县民族文化中心举行颁奖典礼,丁友芬被授予“最美巴渝·感动重庆月度人物”称号。

    现年36岁的丁友芬来自云南省曲靖市富源县,是一名外来媳妇。她缘何在评为“孝老爱亲”重庆好人后,再被评为“最美巴渝·感动重庆月度人物”?

    孝:无微不至照顾重病婆婆

    说起妻子,丁友芬的丈夫徐光明心里便涌起阵阵温暖和感激。2006年,徐光明在昆明从事建筑工作时认识了丁友芬,他勤劳苦干的精神和憨厚朴实的性格深深地吸引着丁友芬,她的善良和纯朴也让徐光明心里十分喜爱。相恋一年多后,2007年7月,徐光明带着丁友芬回到石柱,领了结婚证书。

    在丁友芬的帮助下,只身在建筑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徐光明组建了一支建筑施工队,当上了“小老板”。

    正当夫妻俩在建筑市场干得风生水起时,2013年,徐光明77岁的母亲因患脑溢血瘫痪在床,需要人长期护理。丁友芬主动提出在家照顾婆婆,徐光明则返回昆明务工。

    婆婆大小便失禁,她及时为其更换衣服、擦洗身子、换洗被褥;为了让婆婆睡得舒服些,她每天按时为其翻身、按摩、擦洗;平日里,她为婆婆端茶倒水、喂饭喂药……日复一日,丁友芬毫无怨言。

    婆婆心里有太多的感激无法表达,躺在床上只能默默流泪。一年后,已无法开口说话的婆婆在去世前,拉着丁友芬的手,久久不放。

    爱:任劳任怨照顾年迈公公

    丁友芬还在照顾病床上的婆婆时,年逾八旬的公公又因患类风湿、糖尿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而失去生活自理能力。

    送走婆婆,丁友芬又义无反顾地挑起了照顾公公的重担。

    “我在家照顾公公和带孩子,你还是出去务工吧。”心意已决的丁友芬主动提出留在石柱老家。

    记者到丁友芬家中走访,只见房前屋后打扫得干干净净,张贴在大门口的“婆媳和、夫妻亲;子孙孝、家业兴”的家风牌格外醒目,家里物品堆放得整整齐齐。厨房里烧着一盆旺旺的木炭火,丁友芬的公公正靠墙而坐烤火取暖。

    “整整六年了,这个儿媳妇如亲闺女一样照顾我,我心里像这盆火一样热乎乎的……”老人告诉记者,他现在连自己衣服上的纽扣都无法扣上,更别说做其他事情了。

    进入冬季的每天早上,丁友芬在烧好木炭火后,便进入公公房间为老人穿好衣服,搀扶着老人来到火炉旁烤火。用热水为老人洗漱后,她再将熬好的稀饭喂给老人吃。夜里给老人洗好脚,她在床上备好热水袋后,再扶老人上床休息。

    谈起儿媳妇,丁友芬的公公说:“我这个儿媳妇对我真的太好了!煮饭、喂饭、洗衣服、洗脸,都是靠她。我病了,她帮我买药、送我去医院。我儿子不在家,全靠她照顾我。”

    善:尽情尽力帮助左邻右舍

    “我这条命就是丁友芬救回来的。”今年已80高龄的牟普芝老大娘谈起丁友芬,感慨之情溢于言表。

    2018年5月的一天,香溪村上空乌云密布,狂风怒吼,一场暴风雨突袭而来。牟普芝家的木质大门被大风吹得摇摇晃晃,吱吱作响。

    “老婆子,大门好像要被大风吹垮了,你快过去用木头顶住哟……”牟普芝的丈夫因眼睛不好,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妻子身上。

    当牟普芝用尽力气撑住房门时,又一股大风呼啸而来,将房门门栓折断,一块房门同时掉落下来,强大的风力将她吹倒在地。牟普芝后脑勺着地血流如注,顿时昏厥了过去。

    听到牟普芝老伴的呼救声,丁友芬冒着瓢泼大雨,冲过公路跑到老人家里,马上拨打了救援电话,随即找来酒精和消炎药,将牟普芝的伤口包扎起来。

    一场狂风暴雨,将牟普芝菜园地里的果树吹倒好几株,折断的树枝压在西红柿、辣椒、茄子等蔬菜幼苗上,菜园里一片狼藉。丁友芬又不声不响地来到老人的菜地里扶起被吹倒的果树,补栽受损的菜苗,让菜园恢复了生机。

    “她孝老爱亲,为村里人作出了榜样。”村民杨光权说。

    “她善良勤劳,为左邻右舍做的好事不胜枚举。”村民李方军、王国淑夫妇说。

    丁友芬用一颗真善美的心演绎着孝老爱亲、团结邻里的最美真情,向社会传递着满满的正能量,其事迹在马武镇十里八乡传颂着。记者在采访时,村民们都竖起大拇指称赞她是“最美外来媳妇”。(记者  隆太良 文/图)

 

    感谢您关注县委县政府主办的主流媒体重庆·石柱网,更多新闻关注其他主流媒体《石柱报》、《重庆石柱手机报》、“五彩石柱”微信公众号、“五彩石柱”APP、“石柱新闻”微博;统一投稿邮箱:sz_xwzx@sina.com。

总 编 辑:禹云洲

值班副总编辑:谭晓钟

执行主编:张俊杰

 

 

[打印]

[责任编辑: 石柱谢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