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植“黄金叶”拔掉“贫穷根”

刘永江在给烟叶去青去杂

    父母年迈、中年丧妻、儿女尚小,黄鹤镇鱼龙村48岁的刘永江很不情愿地戴上了一顶贫困户“帽子”。为了早日翻身,他只身一人忙着“折腾”,打过零工、做过玉米生意、种过辣椒。如今,他一门心思发展起了烤烟,靠着每年20亩“黄金叶”,不仅斩断了自己的“穷根”,还带动村民务工增加收入。

  爱“折腾”的贫困户

  从黄鹤场镇出发,沿着弯曲狭窄的村道向山上行进3公里,刘永江的家坐落在半山腰上。房檐下挂着成排的玉米坨,似乎在讲述着主人一年来的辛劳;房后陡峭贫瘠的山坡上,绿油油的烟叶透着淡淡的黄色,再过上一两天,第五茬烟叶就该采收了。

  2006年,妻子因病去世,把两个孩子和一个破败的家扔给刘永江,那一年,他36岁,最小的孩子三岁。带着两个孩子、背着一身债务,刘永江发了愁,有心外出务工,又担心孩子无人照顾,他只好选择在周边打零工,生活举步维艰。2014年,他家被纳入贫困户。

  “当时也是慌了手脚,看见什么挣钱就想去做什么,结果都不长久。”刘永江说。这些年,趁着夏季游客多,他到黄水镇卖过糯玉米;还种了几年辣椒,但由于只有他一个劳动力,每到采收季节根本忙不过来,最后不得不放弃。

  “我从小帮父母种烤烟,技术没得问题,而且烤烟价格一直比较稳定。”只有小学文化的刘永江意识到,要想靠发展产业致富,必须要有稳定的产业,再也不能东一榔头西一棒槌。村干部也多次上门,动员他发展烤烟。于是他决定放手一搏,发展了20亩烤烟。

  “黄金叶”拔掉“穷根”

  “好烟炕不坏,坏烟炕不好。”谈起种烤烟,刘永江一副老庄稼把式样子。种烟是件辛苦活,一季烟要从正月忙到十月中旬,尤其是到了采收烘烤的时候,烟农更是忙活得连吃饭喝水都顾不上。

  走进刘永江家,炕好的金黄色的烟叶堆满了半间屋子,烟叶要按不同的色泽分等级,他和一位邻居正在抓紧时间给烟叶去青去杂。每房烟要在两天内选完,他以每天八十元的价格请了一位邻居来帮忙。

  大儿子已经成年,并在外地务工,小儿子还在念初中。一季烟要采收7茬,到了采收的时候,他都要请七八个邻居过来帮忙,每天给100元工资,“他们能挣点零花钱,我也不愁烟叶烂在地里了。”

  “今年又种了20亩,大概能卖6万元。”刘永江介绍,这已是今年第四房烘烤的烟叶了,合计差不多有1500斤干烟叶,受今年干旱天气影响,烟叶质量和产量都有所下降,但好在烟叶价格持续走高,对收入影响并不大。

  如今,靠着发展烤烟,刘永江的家庭条件发生了变化,小儿子上学享受教育资助政策,外债全部还清,每年还能有五六万的固定收入。“我自己觉得应该算是彻底脱贫了。”他说。今年,刘永江被评为全县自力更生脱贫的典型,也是黄鹤镇唯一获得该荣誉的贫困户。

  “我希望小儿子考上大学,大儿子能学上门手艺。”刘永江对以后的生活充满希望,“但我还是要坚持将烤烟种好,毕竟这是目前最稳定的收入。”刘永江拿起一片金黄的烟叶,自言自语说到,“在我看来,这不是烟叶,这是‘黄金’。”(记者 罗贤为 通讯员 李晓芳 文/图)

[打印]

[责任编辑: 石柱谢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