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深度贫困村的华丽蜕变

村民在除草

    “三年前,村里交通不便,地不成片、田不成块,人居环境差,更没有像样的产业;如今,村里组组通上公路,户户通了人行便道,危房贫困户搬进新居,青脆李、前胡和辛夷花等产业蓬勃发展……”5日15日,记者来到河嘴乡采访时,谈及富民村的前后变化,该乡党委副书记谭千红如数家珍。

    富民村是我县15个深度贫困村之一,自开展精准扶贫以来,村支“两委”和驻村扶贫工作队上下同心,扎实开展各项工作,贫困村正悄然发生着华丽的蜕变。

    补短板

    狠抓基础设施建设

    “未通公路前,村民到河嘴乡赶集要走近两个小时。精准扶贫工作开展以来,公路修通了,坐车到街上只要十来分钟时间,就是走路也只要半个小时左右,方便极了。”富民村庙湾村民组72岁的晏中发老人说起通过精准扶贫狠抓交通建设的事,饱经风霜的脸上挂满了笑容。

    然而,在精准扶贫工作开展前,富民村连一条硬化的水泥路都没有,更不要说入户便道。即便是有碎石公路的村民组,也是路面狭窄,坑坑洼洼,遇到下雨天更是泥泞不堪,别说开车,就是人也寸步难行。

    打好脱贫攻坚战,必须先抓好基础设施建设这块“短板”,才能全身心发力抓好产业发展等各项工作。2016年,当驻村扶贫工作队入驻富民村“大本营”后,村支“两委”与驻村扶贫工作队队员在一次“摸底会”上很快找准了深度致贫的症结,并对症下药达成了弥补“短板”的共识。

    为此,富民村党支部书记黎星和驻村工作队干部多次到乡里、县里争取项目和资金,在较短的时间内,全村路、塘等基础设施项目相继展开施工。

    时至今日,富民村共计新建以及改扩建道路36公里,硬化通村公路19.2公里,修建人行便道29.7公里,整治山坪塘6口,修建人畜饮水工程10口,实现了组组通公路,户户有人行便道,家家通上自来水。

    “水泥公路连通了、自来水进屋了,扶贫工作切实改变了农民的生活面貌……”采访中,院子村民组年过古稀的邹成凡说道。

    抓难点

    危房贫困户搬新居

    围绕“两不愁、三保障”,做好高山生态扶贫搬迁C、D级危房改造确保贫困户住房安全,是精准扶贫工作的“主题曲”之一。

    富民村院子组的贫困户崔吉才家的原住房因年久失修已成危房,因患尘肺病已丧失劳动力多年,其母亲朱西兰已70多岁,是一个无能力建新房的贫困户,亟待解决住房安稳问题。

    “列入兜底搬迁指标后,富民村村支‘两委’和驻村扶贫工作队快速为崔吉才家展开建房工作,2016年8月开始建房,2017年4月水电安装完毕后,崔吉才一家高高兴兴搬进了新家。”河嘴乡乡长谭宁介绍说,由于享受兜底搬迁政策,崔吉才一家同时也感受到了拎包入住的温暖。

    围绕“精准识别”要求,富民村村支“两委”及驻村扶贫工作队拿出绣花功夫展开“精准施策”。两年来,通过兜底搬迁、高山生态扶贫搬迁、D级和C级危房改造,先后解决了全村117户335人的住房安稳问题。

    院子组的贫困户谭祥生因享受生态扶贫搬迁政策,便将新房修在硬化一新的公路边,这位年近花甲的老人焕发出了青春般的活力,在组建专业合作社大力发展青脆李等产业的同时,还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家庭被评为“五星级农户”,成为村里脱贫致富和宜居环境打造的带头人。

    “这么好的扶贫政策,还不撸起袖子加油干,就再也说不过去了……”烈日下,正在给果树喷施专用肥的谭祥生开心说道。

    调结构

    传统农业变新产业

    富民村的地形有“两山夹一槽”之称,坡地多,田地零散,再之因交通不便,没有形成主导产业,导致该村根基薄弱。

    今年以来,借全县深度调整产业结构的东风,富民村审时度势拟定了“发展特色种植业,打造科技农业”的发展目标。

    雷世英是富民村桂花组的一位留守妇女,今年春节以来,通过深入了解和实地考察,雷世英看到了闲置土地可变成“绿色银行”的希望,毅然组建了石柱海英中药材专业合作社,组织起村里的留守老人,整天早出晚归,在撂荒地里种植中药材前胡和辛夷花300余亩,在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发展上当上了富民村的排头兵。

    日前,记者来到桂花组,尽管太阳高挂,雷世英却依然带领村民们在前胡地里干得风风火火,一行行翠绿的前胡苗随风摇曳、长势良好。

    “在雷世英带动下,富民村今年已注册了两家专业合作社,还有两家专业合作社正在紧锣密鼓筹备中。”河嘴乡党委书记王东介绍说,

    专业合作社分别制定了相应补助政策,采用订单收购机制,实行保价回收产品,让村民们吃下了产业发展的“定心丸”。

    有专业合作社为产业发展保驾护航,如今富民村已种植451亩辣椒、310亩青脆李、208亩前胡和620亩辛夷花,启动1200亩低产果园改造和2621亩退耕还林林地巩固,新型产业发展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富民村村民正朝着致富道路疾步迈进。(记者 隆太良 文/图)

[打印]

[责任编辑: 石柱谢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