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求医路 携手一起走

爷爷奶奶与秦东(右一)秦娅婷(右二)

    “东儿,多走动走动,莫一直在那坐起……他奶奶,把娅婷抱起去上哈厕所,莫等会又把裤子弄脏了……”这是记者来到河嘴乡长沟村秦叙周家听到的第一句话。

    “离上次发病快有20天了,最近两天可能又要发病了,家里上上下下全都注意着他,免得发病时又在哪儿摔得大包小眼。至于娅婷,哎……”说起儿子秦东与女儿秦娅婷的病情,秦叙周一脸的痛心与无奈。而这一切,却要从十几年前说起……

    病情突发 恨天不公

    “他爷爷,快来看看,孩子好像发高烧了,赶紧背去看医生……”十几年前一个寂静的夜晚,秦东奶奶焦急的呼喊声划破夜空。

    发现秦东异常高烧,爷爷和奶奶急忙带着孩子前往就近的村医处求医。

    “不好了,小东(秦东)好像晕倒了,身体还在抽搐。他爷爷,背着走快点,快……”

    一行人马不停蹄的赶到村卫生所处,然而医生面对这样紧急复杂的病情却有点束手无策。

    “赶紧送到万县(万州区)走马镇的医院去……”边上闻讯赶来的村民说道。

    但那年月,交通非常不便,加之当时又是伸手不见五指的茫茫黑夜,这可急坏了秦家两位老人……

    “河嘴到走马有十几公里,当时太晚了,找不到车,我们老两口就只有背着小东走路去,当时好像走了4个小时左右……”秦东爷爷回忆到。

    “孩子的病情很复杂,我们医院条件有限,你赶紧把他送到万县的大医院去,我们来帮你联系救护车……”走马镇医院的医生说。

    历经曲折、颠簸,终于来到了万县,当医生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后,被诊断为“间歇性癫痫”。爷爷奶奶和远在他乡打工的父母得知这一消息后,仿佛整个世界都崩塌了。

    “秦东那年才7岁。在这以前他是一个非常聪明懂事的孩子,学习成绩优异,深得老师和邻居们的喜爱。我们在外面打工,常常听到他爷爷打电话来说他在家如何如何听话,这次考试得了多少多少分,又被老师怎样怎样夸奖了,每次听到这些心里都是甜滋滋的。”秦叙周说道,得病后还是再去读了一阵子书,但是几次发病遇险后,也只能辍学在家养病了。

    ……

    “叙周,娅婷这都4个月了,怎么脖子还硬不起来啊?咱们要不去医院看看吧……”妻子袁世菊对秦叙周说。

    夫妻二人心情忐忑的来到医院,结果本已饱受折磨的心灵,再次经受了一次无情打击——仅4个月大的小女儿秦娅婷被诊断为“脑瘫”。

    “我都忘记我当时是怎么从医院出来的,当时整个人都差点崩溃了,真的太绝望了,老天为何对我如此不公……”秦叙周说道。

    漫漫求医路 艰难前行

    “明天我出去一趟,今天听村里的老李说了个偏方,我出去找点药去。”

    “过两天我把小东带到重庆去,再找个专家好好看看……”

    这类似的话语,秦东爷爷这些年已经不知说过多少次,然而每次都是满怀希望的出发,失望颓然的归来。

    “刚开始我们夫妻俩也是回来带着孩子四处求医,后来存款花光了,就只能再出去打工,一边打工,一边在寻找医治方法和好的专科医院。这些年我俩在外面可以说是哪个工作赚钱多,就没日没夜的干哪个,一年到头钱赚得确实不少,但是却还是跟不上孩子看病的花销。”秦叙周说道,重庆,武汉,上海,北京……这些年来,只要听说哪里的医院治疗间歇性癫痫成效较好,就凑钱、借钱去医治。他爷爷在家也经常向老人们打听偏方,为了找某个偏方的药或者赤脚医生,翻山越岭寻找十几个小时是常有的事。小东今年已经21岁了,这十来年,给秦东看病估计花了70多万吧,但是病情却仍然没有一点好转。唯一有次我记得去重庆的一个医院治疗后,有3个月左右没发病,但是由于治疗费用太高了,也没能坚持去长期治疗。

    “娅婷被诊断为脑瘫后,当时我们连续带她去扎针扎了一年。但当她一岁多仍然像3个月左右的孩子,经过治疗病情也没有一点好转,我们只能无奈的选择以照顾为主……现在她都已经12岁了,但是智力和肢体能力都还像个1岁的孩子……”秦叙周说,每当我看到别人的孩子正常的上学、玩耍时,心里的滋味别提有多难受,但又能怎么办呢?

    感恩在心 担忧孩子将来

    “虽然家庭不幸,但我确实很感谢这些年乡亲、村委、乡镇府及县上的一些领导给予我们的帮助。”秦叙周说道,两个孩子“吃”低保已经有好多年了,这还是领导、干部来我家看到情况后,主动帮我申请的,低保的那些钱,够两个孩子每个月的基本花销了,娅婷还经常得到县残联的关爱和帮助,我肩上的担子在这些帮助下,确实要轻很多。

    “秦东有时在外面玩着突然发病了,周边的乡亲也会马上帮忙和通知我们,有好多次发病的地点都很危险,都全靠乡亲们帮助才得以化解。还有县上领导也经常来看望慰问我们,有次一个领导还和我一起去县医院给孩子做了检查。确实非常感谢所有帮助过我们的人……”秦叙周说。

    在谈及将来时,秦叙周眼中的忧虑却又浓重了一分。

    “在亲朋好友和家人的劝导下,前不久我们又生了一个女儿,现在还没满月,这种情况家里根本离不开人手,我也就只能在家周边干点零工,找点小钱养家糊口,但也不是长久之计啊!”秦叙周说,两个老人今年也70了,小东和娅婷都需要人时时刻刻的照看,小东还好点,要20天左右才发病,娅婷却真的是一刻都离不开人。以后两个老人身体不行了需要人照顾,两个孩子也需要人照顾,以后家里的收入来源就成了个大问题了。

    “我现在准备找个医术高明的老中医,看看中医方面对小东的病有没有很好的治疗方法。再……再看能不能找到个类似福利院的机构……能代替我们……照顾娅婷。家里现在已经欠债十几万了,我想趁我还年轻,抓紧时间出去找点钱……把这个家撑起来……”秦叙周断断续续地说。

    手记:世间爹妈情最真,泪血溶入儿女身。殚竭心力终为子,可怜天下父母心!子女身患恶疾,父母始终不离不弃,而父母肩负巨大压力十余年,最终却又因不堪重负忍痛作出抉择。不舍、无奈、痛心……这个家庭需要社会广大爱心人士、机构的帮助、理解与支持。

    秦叙周联系电话:15823629388

    秦叙周妻子袁世菊邮政银行卡号:6217 9969 0009 0978 215(记者 汪骏 文/图)

[打印]

[责任编辑: 石柱谢天]

  1. 推动高质量发展 创造高品质生活
  2. 学习贯彻好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