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产业脱贫 用双手致富
—— 洗新乡万寿村塘坎组蒲元国放弃低保自主脱贫记

    “他老婆双目失明,失去劳动力,属于一级残疾,他却找到驻村扶贫工作队,要求取消他家的低保资格,把这个名额让给更需要帮助的人……”12月11日,当洗新乡万寿村驻村扶贫工作队第一书记、队长李明说起塘坎组的蒲元国主动放弃低保的情形,脸上仍难掩敬佩之情。

    面对生活困境,现年47岁的蒲元国默默挑起家庭重担,在照顾病中妻子的同时,种植烤烟和发展中药材产业,成为当地自主脱贫的典范。

    节外生枝

    被迫戴上“贫困帽”

    2014年4月的一天,蒲元国的家属肖永宁在地里干活时,双眼逐渐模糊起来,继而完全看不清东西,瞬间便分不清楚东南西北,虽然努力睁大眼睛,但只能瘫坐在地上。

    在一旁干活的蒲元国当即背着妻子回到家中,急忙叫了一辆车子将妻子送到县人民医院医治,由于是视网膜脱落,县人民医院也束手无策,他又赶紧将妻子转院到重庆医院检查治疗,花费数万元后,依然双目失明。

    在此期间,蒲元国的两个小孩一个上高中,一个上初中,家庭又遭遇病故,以前省吃俭用积攒的一点存款一下子花了个精光,还欠下一部分外债。2014年7月精准扶贫工作正式启动以来,蒲元国被评为了建卡贫困户。

    “我自己好脚好手可以劳动,又不是懒汉,没想到家里节外生枝,家属一场重病而被迫戴上了贫困帽……”身材矮小的蒲元国告诉记者,他发奋要在第二年脱贫摘帽。

    精准帮扶

    烤烟产业助力脱贫

    “要脱贫,就是最怕贫困户没脱贫的志气和勇气……”万寿村驻村扶贫工作队队员王娅非常清楚当前脱贫的“障碍”,而蒲元国自始至终“我要脱贫”的自主意识却让她一直津津乐道。

    烤烟是洗新乡的一项支柱产业。蒲元国的家庭境况让驻村扶贫工作队一直牵挂。进村入户“家访”中,当时的驻村扶贫工作队和村支两委等提出继续发展烤烟产业的建议时,竟然与蒲元国的思路不谋而合。更让驻村扶贫工作队队员始料不及的是,前几年蒲元国种植烤烟的面积一直在10亩左右,在2015年他将种植面积一下子增加到了20亩。

    “你要照顾你老婆,又要管孩子上学,又种那么多烤烟,莫把你自己的身体累坏了哟……”邻居们很同情他的遭遇,有人对他进行劝导。

    “人活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在2015年我必须搞掉贫困帽,否则愧对父母‘持家先持志、立业先立勤’的家训……”蒲元国虽然只有小学文化,但是在交谈中,一直口若悬河,甚至达到了出口成章的地步。

    “工人上班一年干365个工作日,我充分利用一早一晚的时间,一年下来最少也干了500个工作日,所以老婆也照顾好了,产业也发展起来了……”他兴致勃勃地说,苦、累与收入是成正比例的,虽然苦但心里因为有了奋斗目标却快乐着。

    风雨无阻、早出晚归,他一心一意用在发展烤烟产业中。就在2015年,20亩烤烟纯收入达4万余元,家里人均收入超过1万元,仅此一项收入便顺利越线摘帽。

    勤能补拙

    自己动手修房造屋

    “这座新房是我在2016年自己动手修建起来的,就请了一个泥水工帮忙……”走进蒲元国宽敞明亮、收拾得干净整洁的家里,他忙不迭地介绍说,他自己不会设计施工图纸,更不会木工技术活,但是在泥水工的配合下,自己边干边学,仅大半年时间,这座楼房便拔地而起。

    万寿村塘坎组海拔在千米以上,时值隆冬,让人大有不寒而栗的感觉。然而在一个火炉旁,蒲元国的妻子肖永宁安静地坐在靠窗的板凳上,炉火辐射出的热温,让整个房间充满了温馨。

    “我老婆虽然眼睛失明,但是耳朵的听力特别好。”蒲元国介绍道,以前妻子非常能干,也是家里的顶梁柱,现在我一定要把她服侍好,我的双手就是她的眼睛……

    “蒲元国勤快,做事爱动脑筋,修这个房子,没有请修房的木工师傅,是他打主力修起来的,节约了好几万元的修房成本,同时我家还享受了国家4万元修房补助,非常感谢国家的扶贫政策……”记者和驻村扶贫工作队一行人围着火炉交谈时,对家庭情况了如指掌的肖永宁接过了话题,在2016年因为修房子而顾不上管理烤烟,烤烟虽然种了20亩,却出现了广种薄收的现象,修房时又向亲戚朋友借了钱,所以在2016年又返贫了。

    放弃低保

    多方“造血”争创收

    “由于肖永宁每年要医药费近万元,一个孩子还在上学,现目前他家的经济收入偏低,按照相关政策,蒲元国可以纳入低保行列,但今年初动员他写申请时,他却坚决不同意。”李明介绍说。

    “困难是暂时的,现在党的扶贫政策这么好,我有劳动力,能发展好产业,相信自己一定能脱贫致富,不想给国家增加负担,所以我叫他们把低保指标给更需要的人……”蒲元国说出了心里话。

    就着炉火,蒲元国又打开话闸:“今年种烤烟收入3万余元,种天麻收入8000元,就是这两项产业,家里人均收入达到9000多元,去年底返贫,今年又脱贫了。”

    趁着记者记录的间隙,蒲元国从房间里抱出两本厚厚的中医书籍,边翻看边掰着手指说,明年要扩大市场行情好的药材的种植面积,比如天麻、前胡、贝母、苍术、当归、重楼、玉竹等中药材。

    原来,蒲元国的父亲是当地的一名老中医,自幼受父亲潜移默化的影响,他一直喜欢看中药书籍,能说出很多中药材的功效,房前屋后栽种着数十个品种的中草药。

    来到一块占地半亩的贝母种植基地,蒲元国轻轻挖了两下,数十粒大如鹌鹑蛋的贝母被翻到了地面上。“这种药材三年一收,地里长得密密麻麻的,长势喜人喽!”蒲元国满脸洋溢着笑容。

    在苍术种植基地,蒲元国围着一株苍术使劲挖了几锄头,再翻动片刻,搬出来一个大如碗状的东西。“这个最少有三公斤重……”蒲元国介绍道,现在苍术的种植面积有2亩左右。

    刚看完苍术基地,他又迫不及待领着记者来参观他的玉竹中药材。

    发展多品种的中药材一直是蒲元国的梦想,多管齐下营造“造血”功能,多渠道创收、争取早致富便是他不懈的追求。(记者 隆太良)

[打印]

[责任编辑: 石柱谢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