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托医生”的坚守

  蒲道华是石柱县六塘乡人,为了给偏远山区的百姓治病疗伤,2005年申请来到南宾街道梁峰村白庙组南垭口,开起了一个简易的诊所。

  南垭口地处大山深处,被当地村民戏称为南宾街道辖区内的“青藏高原”。这里山高坡陡、道路崎岖,村民出山看病艰难异常。由于过去这里没有村医,也无诊所,有的重病患者在抬到去医院的半路上,便撒手人寰了。

  为了方便出诊,蒲道华买来摩托车,自学了驾驶技术,走村串户为村民治病。11年来,他骑着摩托车,风里来雨里去,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只要患者一个电话,便随叫随到,专心服务方圆10公里内的村民。11年来,他一共骑坏了4辆摩托车,土家山寨的村民们都亲切地称他为“摩托医生”。

  风雨无阻 有求必应

  骑摩托车出诊,成了蒲道华11年的工作常态。他时常半夜出诊,天亮才归。不管炎炎夏日,抑或数九寒冬,都风雨无阻、有求必应。

  2009年冬天的一个夜晚,已经深夜12点钟,天下着大雪,异常寒冷。梁峰村葡萄组土桥院的陈以琼半夜打来电话,说自己肚子疼。当时,蒲道华正在给病人输液,无法脱身,只好在电话里教她一些方法,先行处理。但不久之后,陈以琼又打来电话,焦急万分地说自己疼痛难忍。蒲道华给病人输完液后,立即骑上摩托车,在泥泞的道路上走了个多小时,才达到陈以琼的家。

  患者8小时前因受凉后出现阵发性腹痛,并逐渐加剧,数小时后又出现转移性腹痛,痛得滚下了床,在冰凉的地上满地打滚,且体温升高。蒲道华初步诊断其为急性阑尾炎,并立即采取了急救措施,然后给她生火取暖,一直忙到凌晨,待陈以琼病情有所好转后,才骑车回家。

  2012年正月初六的晚上7点,梁峰村和平组黑粱嘴的周登卫打来电话,说女儿前来拜年,不幸生病,请求蒲医生前去救治。当时天已黑了,蒲道华接到电话,二话不说,立马骑上摩托车直奔黑粱嘴。

  雪越下越大,弯弯曲曲的黑梁嘴山路上,盖上一层厚厚的积雪,几乎分不清道路和沟壑。行至一陡坡处,摩托车突然打滑,蒲道华连人带车一起摔倒,掉进路边1米多深的沟壑里。当他费尽力气爬起来时,又接到了周登卫的催促电话。

  人地生疏,又是黑夜,蒲道华看不清方向,摩托车也被摔烂,自己也摔伤了。病人病情如山,他顾不上伤痛,丢下摩托车就急匆匆地摸黑小跑着往前赶,终于和前来接他的人相遇。

  南垭口与黑粱嘴仅仅相距11公里,由于天黑路滑,蒲道华却足足走了3个小时。待他赶到周家治好了周登卫女儿的病,回到诊所时,天已放亮。

  看着自己摔伤的右腿,蒲道华简单包扎了一下,又忙着给病人看病。临近夜晚,他感觉又累又痛,心想今晚是大年初七,得好好休息一下。谁知刚躺上床,梁峰村白庙组78岁的王和银又打来急救电话,说家属病情危重,需要蒲医生前去诊治。

  病情就是命令。摩托车是不能骑了,蒲道华拄着拐杖,一瘸一拐步行来到王和银家。

  患者因反复咳嗽、气喘,感觉很累已有10余年,双下肢水肿3年,因感冒又病情加重7天。蒲道华接诊时,病人已出现心悸,呼吸困难,烦躁不安。

  经过诊断,病人得的是严重慢支炎、肺气肿、肺心病,且病情非常危急,需立即输氧气。但设备不足,蒲道华只能建议其转院。

  蒲道华对病人进行了临时处理后,急忙给120打电话,请医生前来急治。

  120医生说稀泥烂路、车辆难行,不愿前来。经蒲道华多次恳求,120救护车才来到了白庙。蒲道华忍着腿痛,把病人背上了救护车。120医生见状后感叹:“基层医生真是不容易啊!”

  逢年过节 坚守岗位

  11年来,蒲道华有家不能回,有节不能过。他以卫生室为家,以行医为乐,专心致志地耕耘在梁峰这片土地上,从不叫苦,从不说累。妻子说:“麻雀都有个三十夜,可蒲道华的生活连麻雀都不如。”蒲道华笑着说:“只要能解除群众的痛苦,我乐意这样的生活。”

  2014年大年三十晚上11点,蒲道华还在卫生室给病人治病,梁峰村白庙组的村民马兹芳打来电话,说自己急性胃炎发作,痛得白毛汗直冒。蒲道华一听,立即处理完卫生室的病人,然后骑上摩托车,直奔马兹芳家。

  乡村的大年夜,家家户户都在看春节晚会,寂静的山路上,只有摩托车发出的灯光陪伴着蒲道华一路前行。

  患者春节陪客饮酒,摄入过量的辛辣火锅食品后出现腹痛,呈持续性胀痛、阵发性中上腹绞痛、胃部反酸、周身不适。蒲道华立即进行了诊治处理,待马兹芳的病情得到控制后,才放下了心,骑上托车回到了他那个简陋的“家”。来来回回忙碌了一个晚上,蒲道华就这样迎来了他的大年初一。

  蒲道华本想在大年初一这天回家与家人团圆一下,可梁峰村凉峰组朱云才的家人又打来电话,说朱云才肚子又拉又痛,已经无法忍受了。蒲道华立即前往诊断,确定患者为急性细菌性痢疾。他对患者进行治疗后,一直守到天亮,待其病情到得控制后,方才离开。

  又是一年春节时,梁峰村白庙组83岁的高血压病人刘文兰,过年一高兴喝了两口小酒,血压就猛地往上蹿,一下子上升到220/120mmHg,危急时刻全身发紫、大汗淋漓、四肢湿冷、面色苍白、大小便失禁、深度昏迷……眼看就不行了,刘文兰的老公找来棺材板,打算放弃治疗。

  好在患者离诊所不远,蒲道华赶到后立即给其输注了急救药物,并坚持一定要将其送往县医院抢救。

  刘文兰家不通公路,蒲道华背着患者步行两公里多,在南门石才碰上前来接患者的救护车。

  经及时抢救,县医院的医生们终于把刘文兰从死亡的门坎上拉了回来。

  事后,刘文兰逢人便说:“蒲医生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他是我的活菩萨!”

  山路弯弯 筚路蓝缕

  坚持救人,救活了人当然很好,皆大欢喜嘛;假如救不过来,死了人那就麻烦了。像这样的事,蒲道华也碰到过。但不管任何时候,他都要坚持救治。

  蒲道华清楚地记得那是2015年7月的某一天,梁峰村白庙组三高(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人员田贵炳,因病情严重,在中医院治疗了半月后仍然无效,吵闹着死也要死在家里。其妻陈益兰只好把田贵炳拖回来,要蒲道华“死猫把住活猫医”,弄药养起。

  蒲道华知道,田贵炳的病很难治愈,劝其家人送他到大医院继续治疗。陈益兰及其亲属好说歹说,并保证一切后果自负,蒲道华才为患者进行了治疗。

  田贵炳上午9点用药,下午7点就死亡了。田贵炳的女儿、女婿赶来吊唁,扬言要追究蒲道华的责任。陈益兰说:“做人要讲良心,大医院都没弄好的病人,我们接回家来养,还央求人家来治病,人死后就倒打一耙,这样的事我坚决不干!”

  田贵炳的兄弟田贵培及当地群众都同声斥责田贵炳的女儿、女婿,二人只好作罢。

  此事过后,妻子劝他,对垂危的病人别多事。蒲道华说:“我不后悔,群众心里有数!”

  70多岁的老支书刘华贤是个“盲人吃汤圆——心里有数”的人。他拉着记者的手不停地说:“蒲医生是一个好人啊!”说完后,老人伸出了大拇指,泣不成声……

  那是2011年6月的某一天, 刘华贤得了上呼吸道感染,在南垭口卫生室就诊时不小心掉了钱包(里面有现金、存折、直补卡、医保卡、身份证等贵重物品),当时他一点也没察觉。

  回家后,刘华贤发现钱包不在了,又记不起在哪里弄掉的,便在自家屋里到处翻找,同时也问遍了亲戚。

  找了一天一晚也没找到,刘华贤悲痛万分,打算上吊自尽了。就在此时,蒲道华在打扫房间时发现了钱包,急忙送去,也算是救了他一命。

  在行医中,蒲道华特别关照孤寡老人等弱势群体,对特别困难的病人还免除医药费。梁峰村白庙组的五保户何启云,欠他医疗费六七百元,直到去世也没能给他。

  在农村长大的蒲道华知道山民们的困苦,因此,无论路途多远,他都不收出诊费,并对基本公共卫生12大项(45小项)、测血压血糖、量体温、做各项检查都一律免费。

  11年来,蒲道华救过多少人,赊过多少账,他已记不清;欠账超过一段时间,他便自动删除。

  蒲道华说:“钱是身外之物,百姓健康就是我的生命。”

  村民田永龙说:“蒲医生能做到半夜喊半夜到,五更喊五更到,这样的‘摩托医生’哪里去找?上级千万别把蒲医生调走哦!”

  记者采访结束时,远处又传来突突突的摩托声响,村民说是蒲医生来了。

  蓝色的摩托车帽子盖住耳朵,白大褂已经磨烂,膝盖上沾满泥土,鼓鼓的行医包背在肩上——蒲道华刚给梁峰村一位老人看完病回来。这样的出诊对他来说,已无计其数了。(记者 文星龙 文/图)

 

[打印]

[责任编辑: 石柱刘榕]

  • 天下有情人

      走进中国照片档案馆,就打开了一部国家相册。一个国家走过每段里程的历史表情与时代痕迹,刻在历史丰碑上一串串闪亮名字背后的生动影像——历史通过一千万张照片被收进了中国照片档案馆。这里收藏了1892年以来的珍贵历史影像,是中国馆藏量最大的国家照片档案馆,这里也因此成为新华社的宝藏,记录国家历史的珍贵典藏。[详细]

  1. 环球时报:中国说了句实话,却把这个反华组织气疯了!
  2. 巴西南部军警罢工致使治安恶化